文章快速检索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Vol. 41 Issue (4): 298-300, 304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8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陈海华, 李显朋. 从《黄帝内经》论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着力点[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4): 298-300, 304.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8.
[复制中文]
CHEN Haihua, LI Xianpeng. The education of medical students'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based on Huangdi Neijing[J]. Journal Of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2018, 41(4): 298-300, 304.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8.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济宁医学院思想政治研究专项课题资助项目(SZ201705);济宁医学院医学人文素质教育研究项目(RW201815)

通信作者

李显朋, E-mail:lxp1997@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8-05-09
从《黄帝内经》论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着力点
陈海华, 李显朋    
济宁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济宁 272067
摘要: 《黄帝内经》敬业思想具有三个层面,即医者要有做"上工"的职业理想;要有"道甚明察""临事以适道术"和"语之以其善"的职业技能;要有"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黄帝内经》敬业思想的三个层面各有侧重,互为一体,是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医学院校应该借鉴《黄帝内经》的敬业思想,以职业理想、职业技能和职业态度三个层面为着力点开展敬业思想教育。要通过夯实这三个着力点的基本教育路径,不断增强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实效性。
关键词: 黄帝内经    医学生    敬业思想    敬业教育    
The education of medical students'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based on Huangdi Neijing
CHEN Haihua, LI Xianpeng    
School of Marxism,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Jining 272067, China
Abstract: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in Huangdi Neijing could be elucinated from three aspects including professional aspiration, professional skills and professional attitudes.Professional aspiration means that doctors should be determined to be the best ones; professional skills mean that doctors should be capable of communicating with patients in a patient-centered manner and integrating theory with practice with sound foundation of medical theories; and professional attitudes that doctors should act with a prudent and deliberate gesture in medical practice.The three aspects are complete ideological system with respective emphasis.Medic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should lay emphasis on the education of professional aspirations, skills and attitudes of medical students in the light of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in Huangdi Neijing, which enhances the effectiveness of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education.
Key words: Huangdi Neijing    Medical students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Education of professional dedication    

敬业思想主要是指人在职业实践活动中的精神状态和总体态度,是职业道德的集中体现[1]。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有着浓厚的敬业传统。早在先秦时期,孔子的“执事敬”“事思敬”的敬业思想,就成为后来儒家士人普遍遵守的一种道德准则[2]。中国古代医儒同源。《黄帝内经》(以下简称《内经》)作为医学之祖,是一本医学经典,也是一本传统文化尤其是哲学思想经典[3]。就其人文思想来讲,《内经》汲取了先秦儒家关于“敬业”的思想内核,并从职业理想、职业态度和职业技能三个层面进行了系统的阐述和发展。这三个层面互为一体,各有侧重,是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总体上,《内经》敬业思想认为,医者要有做“上工”的职业理想;要有“道甚明察”“临事以适道术”和“语之以其善”的职业技能;要有“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

医学生作为我国未来医疗卫生事业的生力军,承担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重任,其执业后的敬业思想状况将直接影响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因此,医学院校应该通过学习和借鉴《内经》敬业思想,把握好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着力点,不断加强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实效性。笔者认为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应该着力于以下三个层面的内容。

1 敬业思想教育应着力于“上工”的职业理想教育

树立崇高的职业理想,做一名德艺双馨的“好医生”是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核心。因此,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应首先着力于医学生的职业理想教育。《内经》已经认识到职业理想的重要性,把当前人们所期待的“好医生”称为“上工”,其价值导向在于医者要树立做“上工”的职业理想。为了实现这一职业理想,《内经》从讲求医德和锲而不舍两个方面作了具体要求。

1.1 讲求医德

《内经》认为,德是一个人的正常状态,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无德,即意味着做人的意义消失了。因此,《内经》认为医者应该首先讲求医德。《灵枢·师传》具体指出,行医可以“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无病”,从而使恩德教化在民间广泛施行,最终达到“上下和亲,德泽下流”的境地。在这里,德是医的结果,医是德的前提条件,医德之源就这样从《内经》出发了。不仅如此,《内经》还引入了儒家君子的概念,来进一步说明医德的重要性。《灵枢·通天》认为人有五种形态,其中“阴阳和平之人,其状委委然,随随然……众人皆曰君子”。意思是属于阴阳和平的人,往往外貌从容稳重,举止大方,众人都认为这类人很有德行。可见,《内经》已经明确倡导医者要讲求医德,要有一颗儒家君子的仁爱之心。

1.2 锲而不舍

从事任何一个职业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因此,对医者而言,只有具备锲而不舍的精神才是实现“上工”理想的关键。《灵枢·经别》在介绍十二经别的循行路线以及诸经别之间离合出入的配合关系时,认为“夫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学之所始,工之所止也”。“止”的本意是停止的意思,但在这里特指“奋斗不止”,其和“大学之道……在止于至善”中的“止”具有相同的涵义。这句话强调了十二经脉的重要性,指出医者应当把十二经脉作为终生不断深化学习的内容。在学习过程中,不应游移不定,应锲而不舍,奋斗终生。在今天看来,《内经》“学之所始,工之所止”的观点正是历代医者锲而不舍追求“上工”理想的生动写照。

《内经》对职业理想的认识具体而深刻,并且这种认识深深地影响了后世。“药王”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一文中论及的医者应该具有的“大医精诚”观与《内经》所倡导的“上工”的职业理想观就是一脉相承的。当前,医学院校开展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应该传承好《内经》的这种职业理想观,着力于做“上工”的职业理想教育,致力于使广大医学生争做新时代的“上工”。这种新时代“上工”的实现路径,一是要培养医学生的仁爱之心,使其充分认识到医者救死扶伤的重要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二是要树立其终身学习的意识,在求医的道路上,去故就新,锲而不舍,从而使他们在医学这一“精光之论,大圣之业”中做出更大贡献。

2 敬业思想教育应着力于“道甚明察”“临事以适道术”和“语之以其善”的职业技能教育

医学是一门人学[4]。医生的敬业对专业性的要求比其他职业一般更高[5]。因此,追求精湛的职业技能是实现敬业的基本条件。《内经》把职业技能概括为“术”。为了使医者掌握精湛的医术,《内经》提出了“道甚明察”“临事以适道术”和“语之以其善”的职业技能观。“道甚明察”就是要具有较高的医学理论水平。“临事以适道术”就是要具有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语之以其善”就是要具有以患者为中心的沟通技能。

2.1 具有“道甚明察”的医学理论水平

学好医学理论是掌握精湛医技的基础。《素问·方盛衰论》特别指出,“道甚明察,故能长久”。这里的“道”是指医学理论,也就是医理。意思是,医理极高明了,所以能长久取得疗效[6]。对于如何掌握好医理,《灵枢·禁服》提出了“夫约方者,犹约囊也,囊满而弗约,则输泄;方成弗约,则神与弗俱”的观点。这里的“约方”指的是把诊断和治疗方法,通过提纲挈领的方式归纳起来;“约囊”指把口袋扎起来。这句话是指医者要在认真学习的基础上,注意对医理总结归纳。如果不能提纲挈领地结归纳,则杂而不精,就不能在临证工作中做到出神入化,运用自如。可见,《内经》十分重视医学理论,不仅指出了医学理论的重要性,还具体提出了掌握医学理论的方法论,值得我们后人学习和深思。

2.2 具有“临事以适道术”的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

《内经》认为,要想掌握精湛的医技,应在掌握医理的基础上,还要具有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素问·解精微论》提出了“卑贱富贵,人之形体所从,群下通使,临事以适道术”的思想。意思是人们的卑贱富贵以及身体素质等具体情况千差万别,具有不同的适应症。只有明白了这些道理,才能把学到的医理运用到实际的临证工作中去。《内经》实际上提出了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问题。因为医理如果不与实际相结合,就不会“适道术”。对于理论与实际如何相结合,《灵枢·官能》提出了“法于往古,验于来今”的观点。认为医者应该取法古人的医术,用临床实践来检验。可见,《内经》已经充分认识到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重要意义。

2.3 具有“语之以其善”的医患沟通技能

良好的人文关怀意识和能力是实现治病救人的重要一环[7]。在《内经》看来,这种人文关怀意识突出地体现在医患沟通技能上,指出“语之以其善”是掌握医患沟通技能的精髓所在。《灵枢·师传》认为“人之情,莫不恶死而乐生”,意思是怕死求生是人之常情。因此,在行医诊断时,医者一定要针对患者的具体情况因人行医,并“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医者的医技是否高超,其衡量标准之一就是能否对患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进行循循善导,使其了解疾病的危害,从而配合治疗。《内经》“语之以其善”的医患沟通技能观充分体现了以患者为中心的医患沟通原则。在医患关系较为紧张的时期,《内经》的这种医患思想对医师处理好今天的医患关系具有现实意义[8]

医学院校开展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应该借鉴《内经》“道甚明察”“临事以适道术”“语之以其善”的职业技能观,着力于开展以上三个方面的职业技能教育。在基础教学阶段,要侧重于对医学生进行医学理论知识的储备,使其具备较高的医学理论水平;在后期实践教学阶段,要贯彻落实好“早临床、多临床、反复临床”的教学要求,使其掌握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能力。同时,要贯通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注重医学生人文素质的培养,通过组织开展一系列以患者为中心的医患沟通教育实践活动,使其掌握基本的医患沟通技能。

3 敬业思想教育应着力于“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教育

良好的职业态度是敬业的外在表现,是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的又一着力点。在《内经》看来,医学是“能杀生人,不能起死者”的人学。因此,行医诊断一定要“审慎”和“从容”。时至今日,“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观对我们仍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3.1 行医要审慎

审慎是《内经》倡导的基本职业态度。在《内经》一百六十二篇论著中,出现“审”“谨”“谨察”“审察”等代表审慎思想的词汇多达十余篇,充分彰显了《内经》审慎的行医态度。《灵枢·终始》指出“深居静处,占神往来;闭户塞牅,魂魄不散。专意一神,精气之分,毋闻人声,以收其精,必一其神,令志在针”。意思是说医者在做针灸时,一定要专心致志,就好像闭户塞窗,深居静处。在这种情境下,没有一点杂念,听不到旁人的任何声音,所有的精神都会集中在临证诊断上。这是《内经》要求医者全神贯注、严谨审慎行医诊断的最为形象性的表述,是其审慎行医思想的集中表达。《内经》所倡导的这种医风,为后来人如何行医问诊指明了风向标[9]

3.2 行医要从容

《内经》很看重从容不迫的行医态度。《素问·徵四失论》提出了“治数之道,从容之葆”的观点,认为医者在诊治疾病时,具有从容和缓的行医态度是最为宝贵的。《素问·示从容论》还专门论述了医者在诊断疾病时一定要全面深入、从容不迫的重要性。该篇明确指出,临证诊断应当从容分析,“夫脾虚浮似肺,肾小浮似脾,肝急沉散似肾,此皆工之所时乱也,然从容得之”。意思是一般医者时常搞乱的脉象,如果能够从容沉着地应对,细致分析,还是可以辨别的。该篇还指出,“明引比类、从容,是以名曰诊轻,是谓至道也”。也即医者在行医时要懂得引物比类、从容分析的法则,这是诊治的根据,也是最高明的临床诊断之道。

正是本着这种“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内经》开启了中医药学生命至上的人文精神之源。所以,医学院校开展医学生敬业思想教育,还应借鉴《内经》的职业态度观,着力于对医学生开展“审慎”和“从容”的职业态度教育。首先,要把这种职业态度融入课堂教学之中,使医学生在潜移默化中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巨大魅力和时代风采;其次,要通过组织开展爱心教育等系列主题校园文化活动,逐步培养其生命至上的人文情怀,从而升华出对医学事业的敬畏之心。

《内经》敬业思想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中医药学领域的具体体现,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10]。因此,医学院校应该深入挖掘《内经》敬业思想的丰富内涵及其时代教育价值,着力于职业理想、职业技能和职业态度三个层面开展敬业思想教育,从而不断增强敬业思想教育的精准性和实效性。

参考文献
[1] 詹阿兰. 医学生敬业精神培育研究[D]. 重庆: 重庆医科大学, 2017: 23.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589-1016075355.htm
[2] 刘姝瑶. 敬业精神的懦家伦理释义[D]. 沈阳: 东北大学, 2010: 3.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145-1013115652.htm
[3] 乔清举. 学界关注《黄帝内经》研究[N]. 光明日报, 2016-10-31(16).
[4] 陈妍, 梁伟业. 从《大医精诚》论医学人文精神[J]. 中国医学人文, 2016(8): 12–14.
[5] 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丛书.敬业篇[M].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5: 147.
[6] 姚春鹏译注. 黄帝内经[M]. 北京: 中华书局, 2010: 794.
[7] 白波, 程刚. 重视医学人文教育培养高素质医学人才[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1): 5–8.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1.002
[8] 李恩, 李照国, 李振江. 黄帝内经理论传承与现代研究.下册[J].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6: 197.
[9] 陈海华, 张秋生. 古代中医文献敬业观探析[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1): 37–39.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1.010
[10]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7: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