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Vol. 41 Issue (4): 294-297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7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李琛, 宋俊岩. 在校护生人文关怀能力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4): 294-297.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7.
[复制中文]
LI Chen, SONG Junyan. The investigation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f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and their related influencing factors[J]. Journal Of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2018, 41(4): 294-297.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7.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济宁医学院医学人文素质教育研究专项课题(14)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8-04-13
在校护生人文关怀能力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
李琛, 宋俊岩    
济宁医学院护理学院, 济宁 272067
摘要: 目的 调查护理本科在校生人文关怀能力水平,分析相关影响因素,为护生临床人文执业能力培养提供参考依据。方法 采取随机整群抽样的方法,在我校护理学专业本科2015、2016、2017级在校生中分别抽取160人进行调查。采用自行设计的一般资料问卷和通用的人文关怀能力评价量表(CAI)进行问卷测评,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 人文关怀能力总分得分2017级最高为(116.49±16.76)分;在三个维度得分中,勇气维度平均得分均为最低,为(30.35±7.43)分,认知维度得分最高,平均为(46.81±7.00)分;日常家庭及学校生活氛围相对融洽的学生人文关怀能力较强(P < 0.05);参与学校志愿者服务活动行为次数多(5次以上)的学生人文关怀能力较强(P < 0.05)。结论 学校的培养方案中人文教育课程的设置以及相关人文素养的培养计划应具有延续性和系统性,达到全方位培养护生的人文关怀素养,提高其后续的临床人文执业能力的目标。
关键词: 护理学    在校护生    人文关怀能力    
The investigation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f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and their related influencing factors
LI Chen, SONG Junyan    
School of Nursing,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Jining 272067,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level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f nursing undergraduates, analyze relevant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provide references for cultivating humanistic quality of nursing students. Methods By taking random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160 people were selected to conduct the survey in 2015, 2016 and 2017 of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in our school.General information questionnaire and Caring Ability Inventory (CAI) questionnaire were used.SPSS 17.0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results with P < 0.05 for th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Results The total score of humanistic care was the highest in 2017 (116.49±16.76),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5).In the three grades, the courage dimension average score was the lowest(30.35±7.43), and the cognitive dimension average score was the highest (46.81±7.00).Students with harmonious atmosphere of daily life had strong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P < 0.05).The student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volunteer service behavior more than 5 times had a strong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P < 0.05). Conclusion School of humanities education course in the training plan as well as the related humanities program should have continuity and systemic, achieve all-round cultivation of nursing students humanities care quality, and improve the follow-up clinical human's practice ability.
Key words: Nursing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教育部护理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在《本科医学教育标准——护理学专业》中针对护理专业本科毕业生制定了新的毕业标准,要求学生应能够掌握与护理学相关的自然科学、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基础知识和科学方法,尊重护理对象的文化习俗、个人信仰,在护理工作过程中体现人性平等、博爱的人道主义精神[1]。2010年起卫生部开展了“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工程”活动,对护士的人文关怀能力和人文执业水平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临床护理管理专家和护理教育专家都提出要培养“护士人文执业能力”,这一能力其实就是护士个人的人文知识和技能的在临床工作中的运用,与个人的人文关怀能力有很大关系[2]。本文旨在调查在校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的现况,探索提高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的途径,为护理本科人文课程设置和护生人文素质培养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取随机整群抽样的方法,从我校2017级、2016级和2015级护理本科在校学生中分别抽取160人为调查对象,共计480人,其中男生18人(3.8%),女生462人(36.3%)。来自农村293人(61%),城市或城镇187人(39.1%);独生子女120人(25%),非独生子女360人(75%);第一志愿选择护理专业326人(67.9%),调剂的154人(32.1%)。

1.2 方法 1.2.1 调查问卷

1) 自行设计的学生基本资料问卷,其中包含性别、年级、家庭所在地、独生子女情况、录取志愿情况、专业选择的原因、与父母及舍友的关系、在校人文活动参与情况等。2)人文关怀能力评价量表(Caring Ability Inventory, CAI),由Nkongho教授编制[3],经新乡医学院吴冰等[4]对量表进行了本土化修订与评价,中文修订版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71,重测信度为0.786。该量表共分3个维度,分别为认知、勇气和耐心,共33个条目。本次测评所用量表采取Likert 5级评分制,从“完全反对”到“完全同意”分别赋值1~5分,总分为33~165分,得分越高的学生,人文关怀能力越强。

1.2.2 调查方法

调查对象为我校护理专业大一至大三的在校学生,尚未进入到临床实习阶段。调查问卷由3名老师在同一时间分别发放,发放时间选择在各年级学期临近结束时,统一向学生说明填写须知,要求学生独立、如实填写,问卷不计名,当场回收。有效问卷率100%。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2 结果 2.1 不同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得分情况比较

本文结果表明,人文关怀能力总得分2017级护生最高,相较于2016级(t=4.28, P=0.005)及2015级(t=4.21, P=0.006)的人文关怀能力有统计学差异,但2016级与2015级之间的人文关怀能力总分无统计学差异(t=-0.81, P=0.958)。在3个维度得分中,勇气维度平均得分均为最低,为(30.35±7.43)分,认知维度得分最高,平均为(46.81±7.00)分。见表 1

表 1 不同年级间护生人文关怀能力总得分及3个维度得分情况的多重比较(x±s, 分)
2.2 不同因素人文关怀能力得分情况比较

人文关怀总得分方面,女生略高于男生,差别较小,但认知维度和耐心维度方面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参与志愿服务次数在5次以上的学生人文关怀总分高于参与次数5次以下的学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独生子女、家庭所在地、录取志愿情况、选择护理专业原因方面无统计学意义。见表 2

表 2 其他因素的人文关怀能力总分及各维度得分情况(x±s, 分)
2.3 不同生活氛围的学生人文关怀能力得分情况比较

与父母及舍友关系融洽者人文关怀能力得分较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3

表 3 不同生活氛围的学生人文关怀总分及各维度得分比较(x±s, 分)
3 讨论 3.1 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分析

本文调查数据显示,人文关怀能力总分得分以2017级护生为最高,这可能与三个年级课程安排侧重点不同及学生课业负担轻重不同有关。大一学生,课程安排上以通识教育课为主,课程安排较为宽松,课余时间充足,为了让学生巩固专业思想,培养专业兴趣,学院安排了较多的人文课程和相关的各种志愿者活动,学生的参与度也非常高。随年级增高,课程设置重心转向专业课程,人文课程比例降低,而专业课相对来说难度增加,学生课业负担加重,高年级学生还面临实习和考研的压力,学生将大多课余时间放在了专业学习上,对于人文教育课程和人文活动参与度下降[5]

在各维度得分情况中,各年级分数从低到高分别是勇气维度、认知维度、耐心维度,这与国外研究结果[3]及郭慧芳[6]、马语莲[7]的研究结果一致。

3.2 相关人文关怀活动对学生人文关怀能力影响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参与志愿者服务活动次数相对多(5次以上)的学生其人文关怀能力得分较高。大学生志愿服务活动通常具有一定的专业特色,这些活动的开展目标明确,计划周详,作为护理专业,这样的活动有利于学生深入了解地方民情,尤其是社区居民医疗卫生服务状况,增强自身的责任感和服务意识,丰富社会经验,提高人际沟通能力。例如我院组织较多的“南丁格尔行动”社区服务活动和“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这些活动的参与可以让护生在社区服务居民的同时,锻炼自我,发挥专业所长,更好地实现个人价值,获得成就感,对以后的专业学习和工作都有促进作用[8]

3.3 生活氛围对人文关怀能力影响

与父母关系融洽以及与舍友关系融洽的学生其人文关怀能力相对较强。个人日常相处的人群和成长所处的环境与自身的性格特点的形成和行为习惯的养成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点在“社会学理论”中早有研究,其创始人Albert Bandura认为人的多数行为是通过观察别人的行为和行为的结果而学得的,而父母是最早的模仿对象和学习榜样。家庭成员之间融洽的关系使人的心智、能力等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形成积极向上、乐观友善的性格。大学的宿舍是来自不同家庭环境的学生组成的一个新的生活环境,舍友间相互关爱,关系融洽,有助于形成积极的互学促进的关系,培养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3.4 性别、家庭所在地、独生子女情况、第一志愿情况以及专业选择对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在人文关怀能力得分上男生低于女生,但差异较小,这与以往其他学者的研究结果不一致。本次调查参与的男生人数过少,该影响因素是否成立有待进一步检验。家庭所在地、是否独生子女两方面对学生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并无差异性。以往的研究认为来自城市的学生关爱能力较弱,因为来自农村的学生自小兄弟姐妹间学会互相照顾,因而有更强的关怀能力。而现在城乡差距大大缩小,无论城市还是农村父母对孩子的关爱都非常多,并且城市孩子有更加优越的教育环境,父母非常重视独生子女的沟通交流和关怀能力,因而,这两者的关怀能力并无差异。以第一志愿入校以及因自身兴趣选择护理专业的学生人文关怀得分较高,但两两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入校后学生对专业的了解不断深入,专业思想愈加稳定,对护理专业的兴趣加深,人文关怀能力也逐步加强[7]

4 建议 4.1 不断完善护理专业人文课程系统,加强人文教育的延续性

“以人文本”是现代护理观着重强调的原则,因此,需进一步提高护生的人文修养,然而,基于人文关怀的护理课程教育体系的建立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保障。护理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专业,以往的课程设置比较偏重于专业教育方面,而人文教育略显薄弱[9]。完善人文课程系统,必须确立专业教育与人文教育并重的理念,将人文课程系统进行合理地优化整合[10],在理论教学和实践活动两方面加强人文教育,形成科学的课程体系,将人文教育自然地渗透到专业教育中。同时,还应注意在课程设置方面要针对各年级的学情特点进行,循序渐进,与专业课程相互契合。

4.2 营造良好的校园人文教育氛围,提升护生后续人文临床执业能力

人的价值取向、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都时刻受到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良好的文化氛围对于大学生人文精神的培养有着重要的意义。作为学校应积极营造具有职业特色的校园文化氛围,加强人文环境建设,开展形式多样的主题活动,吸引学生主动参加,提高学生的审美修养和文化品位,加强人际沟通能力,深化职业道德教育,提升护生的临床人文执业能力。

护生的人文素质教育是一项系统而长远的工程,只有把握住人文教育的核心,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提高护士的人文临床执业能力[11]

参考文献
[1] 孟萌, 姜安丽. 我国本科护理学专业教育标准构建的研究[J]. 中华护理杂志, 2011, 46(1): 68–70.
[2] 田玉梅, 谢日华, 李兵. 护理大专生专业执业和人文执业能力培养模式的初步构建[J]. 护理研究, 2011, 25(15): 1403–1404. DOI:10.3969/j.issn.1009-6493.2011.15.057
[3] Nkongho N. The Caring Ability Inventory//Strickland O, Di Iorio C. Measurement of nursing outcomes[M]. New York: Springer, 1990: 3-16.
[4] 吴冰. 关怀能力量表的本土化修订与评价[D]. 新乡: 新乡医学院, 2016.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472-1016186107.htm
[5] 陈瑜, 翟惠敏, 赵阳, 等. 在校护理本科生人文关怀能力评价[J]. 护理学杂志, 2013, 28(20): 7–9. DOI:10.3870/hlxzz.2013.20.007
[6] 郭慧芳, 丛潜, 刘启贵. 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现状的调查研究[J]. 中国卫生统计, 2014, 31(3): 447–449.
[7] 马语莲. 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现状及相关因素的研究[D]. 合肥: 蚌埠医学院, 2012.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367-1012448044.htm
[8] 韩建光, 田颖, 张佳宾. 大学生志愿者的必要性与探讨[J]. 时代教育(教育教学版), 2009(5): 50. DOI:10.3969/j.issn.1672-8181.2009.05.037
[9] 熊兰, 肖彤, 林静, 等. 专业认证背景下的护理本科人才培养方案探讨[J]. 湖南中医杂志, 2017, 33(1): 103–104.
[10] 李淑玲, 杨晨, 路海, 等. 医学院校医学人文课程开设现状及对策研究[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1): 9–12.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1.003
[11] 蒋明, 韩莉. 综合性大学医学人文教育的思考——以武汉大学为例[J]. 医学与哲学, 2015(13): 24–26,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