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Vol. 41 Issue (4): 268-270, 274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1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朱荔芳, 翟玉贞, 张洁, 高晓茜. 双语医疗环境中英语公示语调查[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8, 41(4): 268-270, 274.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1.
[复制中文]
ZHU Lifang, ZHAI Yuzhen, ZHANG Jie, GAO Xiaoqian. The construction of bilingual medical environment: an investigation on English public signs in hospitals[J]. Journal Of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2018, 41(4): 268-270, 274.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8.04.011.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济宁市科技局课题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7-06-25
双语医疗环境中英语公示语调查
朱荔芳, 翟玉贞, 张洁, 高晓茜    
济宁医学院外国语学院, 济宁 272067
摘要: 构建双语医疗卫生环境,提高整体对外医疗学术交流合作和涉外医疗服务水平,标志着城市及医院的开放和国际化程度。本研究对某市医疗卫生机构英语公示语进行了调查,对翻译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归类和分析,并从译者水平、公示语语料库建设、行业规范与监管以及医院管理等方面指出提升医院英语公示语标准化和规范化程度的对策和措施,对促进城市双语医疗环境的构建有所启示。
关键词: 双语医疗环境    构建    英语公示语    对策    
The construction of bilingual medical environment: an investigation on English public signs in hospitals
ZHU Lifang, ZHAI Yuzhen, ZHANG Jie, GAO Xiaoqian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Jining 272067, China
Abstract: The construction of bilingual medical environment of a city is a symbol of its openness and development.In the view of the construction of bilingual medical environment of X City, English public signs of medical institutions were investigated, the problems analyzed and strategies of improvement proposed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translators' linguistic level, public sign text corpus, professional standardization and supervision and hospital management, aiming to enhance the standardization and normalization of English public signs in hospitals.
Key words: Bilingual medical environment    Construction    English public signs    Countermeasures    

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中外交流的深入开展,构建双语医疗卫生环境、实施卫生国际化、现代化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医院的公示语英汉双语化程度及其规范程度是构建双语医疗环境的重要方面。本文选取某市两所双语化程度较高的三级甲医院和一所妇幼保健院等作为调查对象,对其内部的引导信息、警示标语、机构和科室名称等双语公示语进行采集,同时利用多种渠道广泛搜集美国各大医疗机构的公示语材料,通过平行文本的对比分析,对当前医疗机构双语公示语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归纳分析,并提出相应对策。

1 构建城市双语医疗环境的必要性

首先,医院外事工作是加强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以及提高整体医疗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来医院交流的外籍专家、学者和留学生逐年增加。因此,医疗机构国际医疗学术交流合作和临床工作同样需要构建双语医疗环境。其次,为外籍人士提供优质的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是医疗卫生单位的重要任务。据某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来访外籍人士为16776人,2016年1~10月份来访外籍人士17038人,分别来自数十个国家,大多数为教学、访学、技术服务、业务交流、留学学习和旅游。统计资料也显示某市每年常驻外籍人士和临时来访人次均呈递增趋势,涉外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量逐年上升。某市现有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门诊部、妇幼保健院(所、站)、专科疾病防治院(所、站)、急救中心(站)、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各类卫生机构一千余个,而具备充分的双语医疗环境的医疗机构却寥寥无几。因此, 构建城市双语医疗环境的需求十分迫切。

2 医疗机构英语公示语存在的问题 2.1 英语公示语语义错误

医学英语公示语的翻译应由同时具备较高的英语水平和医学专业知识的人员完成,否则容易出现流于字面意思而深层语义不对等的问题。例1,“心理卫生”诊室译为Psychology Sanitation的错误。“卫生”此义为“能防治疾病,有益于健康”,是health的概念,而sanitation义为the design and practice of methods for solving the basic public health problems such as drainage, sewage treatment and rubbish removal,指的是“污水排放和垃圾清运”等公共卫生设施的环境问题。二者差误显而易见,应改为Mental Health或Psychological Service为妥。例2,将“计划生育手术室”译为Operation Room for Family Planning的错误。计划生育是中国政府控制人口增长的重要政策,而family planning在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主要指sexual &reproductive health(性与生殖健康)。另外,operation是operate的抽象名词形式,表达“手术”概念时,一般不直接修饰名词,其惯用法为“operation on sb.for sth.”,英美国家对手术室标识常用的是“Operating Room ”,而“Operations Room”的意思为“作战指挥室”,此处的operation通常为复数形式[1]。因此,建议将“计划生育手术室”译为Operating Room for Birth Control。例3,“远程会诊/医疗”翻译为Long Distance Consultation的错误。此翻译只考虑了中文的字面意义,而远程医疗的实质是通过互联网实现跨区域、甚至是跨国家的诊疗、教学或医学信息传输,美国医疗机构平行文本的表达是Telemedicine。

2.2 英语公示语语法错误

汉语重意合,是一种意念型语言,而英语重形合,是一种规范性强的语法型语言[2]。由于英语显性语法和汉语隐性语法的差异,汉译英中往往会出现英语语法外显形式的忽略或错用。例1,“请勿大声喧哗”译为Keeping Silence的错误。告诫、警示的语言功能在英语中要用祈使语气来表达,而不是动名词短语。因此,建议译为Quiet please。例2,“碎石中心”译为Center of Broken Stones的错误。“碎石”是将结石粉碎的治疗手段,是一种施动行为,应该用现在分词而不是过去分词来表达,建议改为Center of Breaking Stones。例3,将“治疗室”译为Treat the Room的错误。“治疗”在此是名词,表示“室”的功能和用途,属于名词作定语的用法,而译文是一个动宾短语,显然是错误的,建议改为Treatment Room。同样,“戒烟门诊”译为Give up smoking outpatient的错误也是把定语+名词的结构译成了动宾结构,建议改译为Smoking Cessation Counseling.

2.3 英语公示语语用错误

翻译是一种语际转换活动,不仅是语言的问题,而且涉及文化及文化的特殊性,否则容易出现跨文化交流失误。例1,将“肛肠科”译为Anus & Intestine Department的失误。在英语中,anus一词属于禁忌语的范畴,难登大雅之堂,切不可出现在广告或公共场所的公示语中。因此,借鉴美国专家将“肛肠医院”改译为Proctologic Hospital的译法[3],建议将“肛肠科”译为Proctologic Department。例2, 妇幼保健院的“优生”门诊译为Eugenic Clinic的错误。《朗文当代英语词典》 (第4版)对eugenics的释义为:the study of methods to improve the mental and physical abilities of the human race by choosing who should become parents in order to show disapproval[4]。因其在历史上与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联系在一起,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早已宣布禁用eugenics一词[5],建议将“优生门诊”译为Perinatal Healthcare。例3,“草坪勿踏”译为Don’t stamp on the grass!的失误。医院绿化地周围是病人休憩、放松的场所,这种否定的祈使语气所含的警示语气过于强烈,容易引起人情绪上的紧张。若译为Keep off the grass, please!则既能起到劝诫的作用,委婉的语气也让外国友人易于接受。

2.4 其他类型错误

除上述错误类型外,所调查的某市各医院还普遍存在着一些更为“低级”的错误,例如:拼写错误、大小写不规范或不统一、缩写形式不规范、英语和汉语拼音夹杂等,胡译乱译现象也十分严重。如,“一层、二层、三层、四层”等被分别译为“1th floor,2th floor,3th floor,4th floor”,而序数词应分别改为“1st,2nd, 3rd,4th ”。有家医院的“药房”(pharmacy)被译成了GETTING MEDICINE;“病房”(ward)竟被译为Word;“药库”(Drug Storage)译为没有任何意义的Crug。Department(科室)的缩写应为Dept.,而不是Dep.或Deptm.。在一家三级甲医院病房走廊里“小心地滑”的公示语被译成“Slide Carefully”。如果外籍患者真的按照公示语去“小心翼翼地滑”而不是稳稳当当地走,由此引发的医疗事故应由谁来承担责任?提示性标识的英文文本一般有两部分组成:提示题标+注意事项[6]。此处公示语准确的译法应为Caution! Slippery Floor! “Slide Carefully!”这样的公示语译文想必是网络机器翻译的之杰作。公示语缺失也比比皆是,教学管理办公室、胃肠外科、手足外科、创伤骨科等,均无英语公示语。

3 提高英语公示语标准化、规范化的对策 3.1 从源头上减少或杜绝英语公示语错误

针对医院公示语英译中的语言和文化差异问题,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需充分考虑到语法和语义的正确表达、文化差异和受众接受的问题,避免不必要的困惑甚至误解。丁衡祁[7]提出了公示语英译的A-B-C模式(Adapt-Borrow-Create),即“模仿-借用-创新”的模式。英语中如果已有既定的对应翻译方式,译者可以直接采用该方法在大多情况下适用;如果在英文文本中无相对应的翻译方式,但有类似的表达可以借鉴,译者可采用类推的方式借用;如果在英文公示语里既没有对等的表达,又没有类似的表达,译者在翻译中须采用意译的方式,根据公示语意图表达的内容进行再创作。另外,医疗卫生的公示语汉译英还需要译者不仅掌握语言技能,还要了解一定的医学知识,实现翻译中语义和语用的等值效应。医学名词术语具有很强的科学性、逻辑性和单义性等特征,医疗功能设施译写应保证医务概念准确,符合医疗专业术语标准,使用缩写形式应符合惯例和医疗专业术语标准。例如:小儿科Pediatrics Department,妇产科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Department,皮肤科Dermatology Department,血液科Hematology Department,创伤外Traumatology Department,骨科Orthopedics Department等。总之,一定要避免望文生义、对号入座的机械翻译和外行翻译。

3.2 发挥语言专家力量,建立公示语汉英平行语料库

公示语汉译英研究和实践的现状仍然是翻译者各自为战,针对具体地域的具体语境开展,而对公示语英译深入系统的研究和规范的实践操作需要强大的数据库支持。因此,有必要由语言研究教育机构组织专家建立公示语汉英平行语料库,涵括医疗、旅游、餐饮等不同领域,并配以检索工具,使专业术语、特定表达法等翻译更加准确。

3.3 行政主管部门应建立翻译质量监督评估机制和机构

在第二届全国公示语翻译研讨会上,潘文国教授[8]指出,公示语翻译不仅是学术问题,而且是一个政策性问题。因此行政参与必不可少。政府主管部门应根据社会经济发展需求,制定行业规范,管理净化地方语言环境。北京市地方标准《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之医疗卫生部分的颁布和实施,有效地指导了北京市医院公示语的英译工作[9]。然而,此类标准也存在自身的局限性,涉及的医疗卫生相关公示语种类和数量偏少,许多重要的公示语未提供标准翻译,这也是部分医院标英语识语缺失或各家医院公示语同名异译的重要原因。因此,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应采取有效措施,加大对医院公示语翻译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监管。

3.4 医院管理者要严格管控英语公示语的制作和展示

译文中的拼写错误、语法错误、混杂拼音、中式英语以及胡译乱译等许多问题,都源于医院管理者和公示语制作者的粗心大意。只要医院管理者认真负责,严格把关,而不仅仅是用蹩脚的英文敷衍塞责,一些问题就不会出现,从而避免造成不良的国际影响。

4 结语

标准化、规范化的双语公示语是医院人性化管理和城市国际化程度的体现,而医学英语不同于普通英语,具有其专业本身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因此,构建双语医疗环境一方面需要译者注意医学英语的规范性,同时需要建立公示语文本语料库和行业监管评估机制,使英语公示语对外国友人能真正起到提醒、指示、请求、宣传和警告等作用。

参考文献
[1] 陈沂. 刍议"手术室"的翻译[J]. 科技信息, 2011(27): 220. DOI:10.3969/j.issn.1001-9960.2011.27.161
[2] 黄新渠. 汉译英基本技巧[M].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 2002: 23.
[3] 施维, 方蓉. 从目的论视角谈医院标识语翻译[J]. 福建医药杂志, 2008(1): 105–107.
[4]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Z].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4: 533.
[5] 安锡培. 关于"优生优育"英译名的问题[J]. 科技术语研究, 2000(2): 28.
[6] 杨永林, 刘寅齐. 双语标识译写研究——理论方法篇[J]. 外语电化教学, 2010(2): 11–20. DOI:10.3969/j.issn.1001-5795.2010.02.002
[7] 丁衡祁. 努力完善城市公示语逐步确定参照性译文[J]. 中国翻译, 2006, 27(6): 42–46.
[8] 史菊桂. 我国公示语的英译研究现状调查与对策[J]. 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10): 98–101. DOI:10.3969/j.issn.1008-3499.2010.10.030
[9] 丁杨, 孔祥国. 北京市中医医院公示语英译的现状与对策[J]. 中医药导报, 2015, 21(5): 1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