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7, Vol. 40 Issue (6): 450-452, 456  DOI:10.3969/j.issn.1000-9760.2017.06.016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李建美, 徐丽娟, 齐汝霞. 济宁市某社区居民用药知识与行为调查[J]. 济宁医学院学报, 2017, 40(6): 450-452, 456.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7.06.016.
[复制中文]
LI Jianmei, XU Lijuan, QI Ruxia. Survey on drug use related knowledge and behaviors among urban residents in a community of Jining City[J]. Journal Of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2017, 40(6): 450-452, 456. DOI: 10.3969/j.issn.1000-9760.2017.06.016.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济宁医学院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cx2017033);济宁医学院大学生指导资助项目

通信作者

齐汝霞, E-mail:22561053@qq.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7-10-09
济宁市某社区居民用药知识与行为调查
李建美1, 徐丽娟2, 齐汝霞1    
1. 济宁医学院基础医学院, 济宁 272067;
2. 金乡县人民医院, 金乡 272200
摘要: 目的 了解济宁市某社区居民用药知识和行为现状,为开展居民合理用药行为干预提供基础资料。方法 采用简单随机抽样方法,抽取15~49岁济宁市某社区居民380名进行用药知识和行为问卷调查。结果 济宁市某社区居民7项用药知识总知晓率为69.4%,其中“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为78.4%,而“抗生素能否用于病毒引起的感染”知晓率最低,为60.4%;不同文化程度居民对“长期应用抗生素是否可以引起新感染”、“每天服药三次是否等于三餐时间”与“抗生素能否用于病毒引起的感染”知晓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不同职业居民对7项用药知识知晓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不同性别居民“购买非处方药时是否需要开具处方”、“长期应用抗生素是否可以引起新感染”知晓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该社区居民还存在不良的用药行为,其中漏服药物和擅自增减的现象比较常见,发生率最高;不同性别不良用药行为比较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结论 社区居民用药知识水平仍有提升空间,用药行为令人堪忧,需加强社区居民药物知识的教育,提高安全用药意识。
关键词: 社区居民    用药知识    用药行为    调查    
Survey on drug use related knowledge and behaviors among urban residents in a community of Jining City
LI Jianmei1, XU Lijuan2, QI Ruxia1    
1. College of Basic Medicine, Jining Medical University, Jining 272067, China;
2. The People's Hospital of Jinxiang, Jinxiang 2722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drug use related knowledge and behaviors among urban residents in a community of Jining city, and provide the reference for drug use behavior intervention. Methods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380 community residents aged 15 to 49 years. Results The total correct answer rate of seven drug use knowledge in a community resident of Jining was 69.4%, and the correct answer rate related to whether the time of different drug use affects drug effect was the highest, which was 78.4%.While the lowest awareness rate was the use of antibiotics for virus infection which was 60.4%.The difference of different culture degrees of residents' correct answer rate related to whether long term use of antibiotics can cause new infection, whether three times a day is equal to the time of three meals or whether antibiotics be used for the infection caused by the viru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5).The differences in awareness of seven problems by different occupation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5).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women and men in the correct answer rate related to whether you need prescribe a prescription when you buy an over-the-counter medicine and whether long term use of antibiotics can cause new infection (P < 0.05).Community residents also had bad use of drug behavior.Among them, the incidence of missed medication and unauthorized increase or decrease was most error-prone.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behavior of adverse drug use between men and women(P>0.05). Conclusion There is still room of improvement for the medication knowledge of community residents, and the behavior of medication use is worth serious consideration.The education for the medication knowledge of community residents need to be strengthened, and the awareness of medication use need to be improved.
Key words: Community residents    Medication knowledge    Medication behavior    Investigation    

药物是预防和治疗疾病的重要物质,合理使用可以促进疾病的痊愈,保障人们的身体健康,如使用不当,既不能达到预期目的,还可对机体产生损害,造成疾病。据报道每年5000多万住院患者中至少有250万人与药品不良反应和不合理用药有关[1]。据此,我们对济宁市某社区居民的用药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了解他们用药知识和行为的现状,以便有针对性地开展有关方面的宣传教育,确保居民的用药安全。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对济宁市某社区15~49岁居民进行调查。

1.2 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收集资料。我们在参考有关文献的基础上,自行设计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一般情况、用药基本知识、用药行为3个方面。问卷采用无记名方式,当场发放、填写并收回。共发放问卷380份,收回380份,回收率100%;其中有效问卷379份,无效问卷1份,有效率99.7%。

1.3 统计学方法

通过Epidata 3.1录入计算机,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 描述性分析采用构成比或率的指标,不同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本次共调查济宁市某社区居民380名,其中男性196人,占51.6%;女性184人,占48.4%;本科及以上57人,占15.0%;专科及以下322人,占75.0%;年龄15~49岁,平均26.3岁。

2.2 用药知识的知晓情况 2.2.1 总体用药知晓情况

填写用药知识正确的为知晓,总知晓率为69.4%,其中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为78.4%;抗菌药是否等于消炎药,每天服药三次是否等于三餐时间知晓率较高,分别为73.9%和70.4%;而抗生素能否用于病毒引起的感染知晓率最低,为60.4%;其余3项知识知晓率均低于70%。

表 1 调查对象合理用药知识知晓率
2.2.2 不同文化程度和职业人群用药知识知晓情况

不同文化程度居民对“OTC代表什么”、“购买非处方药时是否需要开具处方”、“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抗菌药是否等于消炎药”知晓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长期应用抗生素是否可以引起新感染”、“每天服药三次是否等于三餐时间”与“抗生素能否用于病毒引起的感染”知晓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职业居民对上述7项用药知识知晓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医务人员对这7项用药知识知晓率最高。见表 2

表 2 不同文化程度和职业人群用药知识知晓情况[n(%)]
2.2.3 不同性别居民用药知识知晓情况

男性基本用药知识知晓率总体高于女性。其中,购买非处方药时是否需要开具处方、长期应用抗生素是否可以引起新感染男女知晓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他5个问题男女知晓差异未有统计学意义(P>0.05);男性居民对“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女性居民对“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见表 3

表 3 不同性别居民用药知识知晓情况比较[n(%)]
2.3 用药行为调查情况

从本次调查得知有些居民还存在不良的用药行为,其中漏服药物和擅自增减的现象比较常见,发生率最高;男女不良用药行为比较差异未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4

表 4 不同性别不良用药行为调查情况[n(%)]
3 讨论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的自我保健意识也逐渐增强,加之社会药店的增加,购买药品的便利,自行药疗的人群越来越普遍,从而导致不合理用药现象的发生率提高,用药安全状况令人担忧[1-3]。开展居民用药情况调查,掌握社区居民安全用药现状,有针对性地提高居民的安全用药意识,改善不良的用药行为,对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用药知识知晓情况:本次调查结果显示,该区居民所掌握的药物知识总体是可以的,总知晓率为69.4%,其中“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为78.4%;“抗菌药是否等于消炎药”,“每天服药三次是否等于三餐时间”知晓率较高,分别为73.9%和70.4%;而“抗生素能否用于病毒引起的感染”知晓率最低,为60.4%;其余3项知识知晓率均低于70%。此次知晓率都在60%以上,明显高于2012年文献报道的48.8%与52.9%[4-5]还高于2016年对高校学生的调查资料(61.2%)[6]。在男女居民对药物知识知晓率对比发现,男性基本用药知识知晓率总体高于女性。其中,“购买非处方药时是否需要开具处方”、“长期应用抗生素是否可以引起新感染”男女知晓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他5个问题男女知晓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男性居民对“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女性居民对“不同服药时间是否影响药物疗效”知晓率最高。通过本次用药知识的调查发现大部分居民对药物知识有一定了解。分析其原因可能与以下几个方面有关:1)调查对象为中青年人,自主学习能力和理解力较强,平时注重药物知识的学习;2)社区健康知识的宣传教育比较到位;3)家庭环境和亲朋好友的影响;4)科普教育和媒体宣传的影响。

用药行为调查情况:本次调查发现,居民在用药行为上存在的问题比较突出,其中漏服药物和擅自增减的现象比较常见,发生率最高;男女不良的用药行为比较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所以,居民在用药行为上存在的问题容易造成药物的不合理应用,造成药源性疾病[7-8]。这些用药的不良行为应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因此,要加强用药知识的宣传教育,如利用各种媒体,开设专题栏目,发放宣传册,向公众讲解用药知识等;有关部门需规范广告及网络等媒体,避免一些不合理的用药知识误导广大消费者[9-10]。总之,要多渠道、多部门、全方位共同营造浓厚合理用药的社会支持性环境,不断提高居民安全用药意识和水平,改变不良的用药习惯,确保人民身体健康。

参考文献
[1] 高任萍. 改善不合理用药现象及应对措施[J].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1, 5(11): 93–94. DOI:10.3969/j.issn.1673-9523.2011.11.081
[2] 王璐. 临床不合理用药现象及促进合理用药措施分析[J]. 中国药业, 2016, 25(10): 74–76.
[3] 刘倩. 不合理用药现象及促进合理用药措施分析[J].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 2011, 4(8): 54–55.
[4] 王凤潇, 许卫芳, 华婷婷, 等. 全国合理用药现状抽样调查[J]. 中国药房, 2010, 21(17): 1541–1544.
[5] 季鸿雁, 李道兵, 李萍, 等. 2011年陕西省咸阳市城区居民用药知识和行为调查[J]. 中国健康教育, 2014, 30(8): 694–697.
[6] 卢永, 李英华, 程玉兰, 等. 2011年中国五省(市)居民用药知识与行为现状调查[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6): 495–499.
[7] 苏睿. 某校大学生用药知识和行为的现状调查[J]. 河北医学, 2016, 22(2): 337–339.
[8] 朱玉芬. 某高校大学生不合理用药知识行为的现状及对策[J]. 西南军医, 2015, 17(2): 174–175.
[9] 赵加奎, 林军, 陆瑛, 等. 上海市卢湾区居民安全用药知识与行为调查[J].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 2012, 26(3): 28–31.
[10] 季鸿雁, 李道兵, 李萍, 等. 2011年陕西省咸阳市城区居民用药知识和行为调查[J]. 中国健康教育, 30(8): 694–697.